0706 #卡带#

Get Low箱:

快过年了,整个火影楼好像都有了活气儿,每个人走的都脚底生风的,擦肩打个招呼两秒就能把喜悦带给对方。卡卡西时不时的从小说里抬起头来往外瞄一眼,借过来点喜庆弯弯嘴角笑笑,然后又继续心猿意马的看书。


 


他没其他人那股兴奋劲,但是他挺喜欢这种喜庆的气氛。


 


虽说坐的是堂堂六代目火影的位子,但在这样的和平年代,再高的头衔也不过就是个公务员性质而已。看了一下午小说,快下班的时候,卡卡西站起来伸了伸懒腰,换下火影袍后开了神威。


 


家里有一个家里蹲呆着,而且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。其实挺多次卡卡西想散散步走路回去的,但每次都顶多走出个办公楼大门,他就开始眼皮抽筋了。


 


电视上播放着熟悉的广告,带土缩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基本每天都这么平静。虽说卡卡西每天都着急着赶回来,但带土只是天天懒家里边而已能有个什么事儿,但卡卡西就是跟个什么瘾一样,每天到家看到带土在干什么后才踏实。


 


卡卡西站在沙发边上看了带土一会儿,挺神奇的,他俩小时候一块睡过挺多次,那时候的带土睡觉大大咧咧的每次都恨不得把口水流他身上。但是现在的带土,却不管睡在哪里都把自己团的跟团球一样的才能睡着。


 


其实挺可爱的,啧啧。


 


但是在这个家里,他却时常心情淡的跟水一样,很难有在外面看别人开心也跟着欣慰的情况。


 


卡卡西去厨房洗了个苹果,然后坐在带土脚边上看着电视啃了。电视机常年就在一个台上定着,带土这人挺土的,就这台演啥他看啥,不管修仙伦理综艺广告的他都能看下去。


 


一个小时过去了,带土没有醒过来。


 


他睡这么踏实这种情况是今年才开始的。或许是已经彻底适应了家里蹲的生活,或许是习惯了卡卡西在他身边搞点动静。最早之前,他每次都得等卡卡西回来后他才能睡着觉。


 


卡卡西抬头看了看表,裹了件羽绒服出了门。


 


“老板,请帮我打包一份甜拉面。”


 


卡卡西懒央央的撩开一乐拉面的布帘时,看到的又是鸣人和佐助两人并肩坐在桌角,且这次两人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点更嫌弃了。


 


“好的,六代目特制甜拉面一份打包!”


 


店长大叔倒是还是精精神神的喊出了这么一句,生怕在座的谁不知道六代目火影大人口味这么独特似的。


 


“呃,又给带土打包拉面啊,说真的卡卡西老师你就不能把他拉出来吃么?拉面只有刚刚煮出来才好吃啊。。。”鸣人嫌弃的说道。


 


卡卡西慢吞吞的挨着俩人坐下来,随口敷衍,“哦,那我下次试试。”


 


“什么下次试试啊。说真的与其你这样特地出来给他买一趟,还不如硬把他扛过来呢,现在天这么冷,捧着热腾腾的拉面吃一顿多好啊~~”


 


“鸣人啊,那是只有你能做出来的事啊,老师学不来啊~~”


 


“……我是说,哪怕不用扛的,用拽什么的。”


 


“好了,你闭嘴吧。”佐助端起酒杯,忍不住打断了鸣人的话。


 


“呃……我也正想闭嘴呢。”鸣人也学着佐助的样子,深藏功与名的端起酒杯抿了口酒。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孩子都有了,即使想跟以前一样精神满满的瞎咋呼,也没那个力气和那个姿态去那么做了。


 


卡卡西瞅着这俩迅速长老的徒弟就有点想笑。家庭可真是个危险的东西。


 


“不过佐助,你倒是懂事一点了嘛,快到新年了知道回来多陪陪家人了。”


 


佐助:“我明天走。”


 


卡卡西:“……”


 


“甜拉面好了!六代目大人您拿好~~”


“谢谢,”卡卡西接好拉面又扭头冲两人道,“你们俩喝完也早点回去吧,别老让家人在家等你们。”


“好好,知道啦。”


 


鸣人从眼角看着卡卡西走远后赶紧凑到佐助耳边问:


“我说,卡卡西老师和带土是就想这么过一辈子啊,两男人?”


佐助白了鸣人一眼:“你管那么多干嘛。”


“可是啊,卡卡西老师这么多年都没结婚,是不是因为带土啊,”鸣人皱了皱眉,“他们俩不会是……”


 
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
 


佐助对这些事情向来比鸣人看的明白些,从那俩人的精神状态来看,他们怎么也不太可能会是那种能带给双方能量的相处模式,所以佐助不耐烦的回鸣人道:“一个还念着一个死人需要被人照顾,一个怀着歉意想照顾人,他们如果有关系,顶多也就是个炮/友吧。”


 


“炮?……啊啊啊啊啊啊佐助你说什么呢啊啊啊啊啊!!!!”


 


“……闭嘴!”


 


 


卡卡西回到家的时候,带土还是他出门前样子。屋里有点冷,卡卡西忽然有点后悔出门前没给带土盖条毯子。


 


所以今天,卡卡西没有随便扒拉两下带土的脑袋叫醒他,而是蹲在带土面前伸手勾了勾他的鼻子。


 


带土浓密的眼睫呼扇了两下,眼皮迷迷糊糊的就着点缝儿眨了眨。


 


卡卡西玩心大起,伸手在带土鼻尖上捏了捏,然后又在带土脑袋上揉了揉。


 


短短的头发看着硬摸着软,还挺好摸。卡卡西勾勾嘴角笑了笑,心情愉快的跟撸猫一样的又摸了好几下。


 


带土忽然睁开挺大的杏眼一点没迷糊的平静的看着他的样子,让卡卡西有种错觉他刚刚其实一直在假睡。


 


“你干嘛。”


 


“……内个,”卡卡西的眼睛挺酷的看着一边淡淡道,“叫你起来吃饭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带土抱着膝盖坐了起来,看了看表:“怎么不早点叫我啊。”


 


卡卡西把拉面的汤底浇进面里拌了拌,推到了带土面前。“睡就睡吧,晚点你睡不着可以叫我陪你看电视。”


 


带土低头看了看面,又看了看卡卡西。


 


卡卡西冲面扬了扬下巴,“吃吧,我刚吃了点东西。”


 


带土有点不高兴,“你倒是挺会把我当猪养。”


 


卡卡西没忍住笑了笑。


 


看带土吃东西,是挺享受一事儿,卡卡西对劲儿就会自己先吃点,然后给生活残障的带土做点饭或点外卖看着他吃。


 


他知道,他其实挺多事情都在把带土当宠物对待,虽然不太道德,但他知道带土肯定察觉不到,所以也干的挺明目张胆。


 


“今年过年,要不要一起出去?”卡卡西撑着下巴,看着带土鼓动的腮帮问。


 


“去哪?”带土嘴里嚼着面看了看卡卡西,然后把碗往卡卡西那边推了推,“你帮我吃点。”


 


卡卡西看了看那碗再多加两勺糖就能成甜食了的面,笑着起身去了厨房。


 


“就普通的温泉,庙会什么的吧,”卡卡西拉开消毒柜拿了双筷子出来,“好歹算是家人,偶尔也一起好好过个年吧。”


 


卡卡西走回去的时候,看到带土已经停了筷子,正坐沙发上愣神。


 


他也没期待带土能给他什么好回应,所以也就在坐下的时候瞄了带土一眼,然后无所谓的捧过拉面来吃了两筷子。


 


他之前跟带土一块吃过两次了,一乐老板的手艺好,其实挺好吃的。


 


晾着带土发愣太长时间不是什么自然的做法,卡卡西端着碗喝了口汤后把碗放回了带土面前,手指敲了敲桌子。


 


该做的反应动作都流畅自然的做完后,卡卡西理所应当的侧着脸盯着带土看着。这么多年以来,他很多时候都这么‘刻意’的跟带土相处,生怕对带土表现出一点在乎或有所期待来,带土察觉到会逃。


 


而带土显然就不会跟他在这种细节上有什么默契。比如现在,带土就丝毫没有掩饰脸上的苦涩与尴尬,挺小声的说了一句,“我……不是你家人。”


 


做这种反应,真当他没感觉似的。


 


“住一屋檐下呢,”卡卡西淡定的拉过碗又吃了两口,“好歹配合下嘛,你再不吃面都坨了。”


 


带土还是攥住筷子没动,忽然转过脸来看了卡卡西一会,挺艰难的开了口。


 


“卡卡西……你为什么,不结婚?”


 


他问的挺隆重,一字一字吐的发自肺腑,眼睛都快把卡卡西看出洞来了,就等着卡卡西回答。


 


这个问题,已经困扰带土很多年了,他一直觉得他们关系没亲密到可以问这种私人问题的程度,所以也从来没好意思开口问过。他看着对这问题挺无所谓的卡卡西拆了包湿纸巾擦了擦嘴,然后拿起遥控器边拨台边又戴上了口罩。


 


“没对象接什么婚啊。”他这么说。


 


没对象……


 


堂堂六代目火影大人,把脸遮个九分之八只露个单眼皮都能把姑娘迷疯的帅逼,没对象……


 


带土没再吭声,闷着头把剩下的面全吃了,没吃饱,所以把汤也全喝了。


 


他倒希望是卡卡西眼界太高看不上人其他姑娘。因为他有点不敢去想或承认,卡卡西是因为被他拖累着,所以没去找人而已。


 


哪怕他知道他现在非常废物,也害怕去承认那些。


 


卡卡西换了一圈台后把遥控器扔到带土腿上站了起来,“你不想去也没事儿,反正这么些年也都这么过来的,我有点困先去睡会,你一会想打游戏或想什么的,直接敲我门就行。”


 


带土突然慌了一下。


 


卡卡西打着哈欠揉着脖子回了房间,看起来对今天所有的话一点没发在心上。


 


带土盯着卡卡西的门看了有五分钟,眼眶湿的厉害了些的时候,他蜷着腿一头砸进了沙发里。


 


他有点不像话。


 


他太依赖卡卡西的温柔了。


 


这些他都知道。


 


他有时候又会在心里埋怨,都是笨卡卡西把他变成这样的。


 


把所有心力都依赖在一个人身上的后果就是,他会过分的关注那个人的态度状态,生怕有任何的变动和意外。


 


带土一动不动的缩在沙发里,眼睛和心思都落在了墙上的挂钟上没动。他眼神比较好,就这么瞪着时钟的秒针转了有一百多圈。


 


他默默的起了身,可以叫卡卡西了,睡太多晚上睡不着也不好……


 


卡卡西似乎睡的不错,打开门的时候还伸了伸懒腰。


 


“陪我看会儿电视吧。”带土拧着眉开了口。


 


“嗯。”


 


卡卡西从屋里拿了条毯子出来两个人一块盖着。带土有点生硬,还是那个台,现在在播着广告,也不知道看个什么劲,也不好意思开口跟卡卡西说你想看哪个看哪个。


 


“看个电影吧,挺久没看了。”卡卡西说。


 


“嗯。”他应着。


 


这种时候,卡卡西往往能迅速体贴的溶解掉他心里的不安和尴尬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跟卡卡西呆一块儿的原因。


 


卡卡西不知道为啥翻了个爱情电影出来看着,屏幕里尽是些唯美安静的长镜头。带土心里忽然有点难过,卡卡西本可以有一个比养着他更幸福,更温馨的家庭,或者至少该有个更体贴温柔的女人坐在他现在坐的地方,陪卡卡西一起。


 


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今天一直看的很安静。平时他陪他看电视的时候都看的挺起劲儿的,搞笑的就呵呵笑,无聊的他会直接说无聊,然后会去搞点果盘什么的拿过来吃。


 


屋里黑着灯,带土看一会儿屏幕瞄一眼卡卡西,卡卡西的脸上时明时暗的映着屏幕上的影像,也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
 


带土的心里终究还是越来越苦涩。他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,今天第二次,他又清晰的感觉到,他真的太依赖卡卡西了。


 


眼眶又湿了的时候,带土忽然感觉到了肩膀一沉。


 


卡卡西歪头枕在了他肩膀上,两个人离着条缝,卡卡西斜着身子枕了他肩膀一个边。


 


带土有点失措的看看卡卡西又看看电视,然后又看看卡卡西。


 


卡卡西没有起来的意思,也没有再坐近一点靠舒服一点的意思,只是一动不动的枕在他肩膀边上,脑袋顶对着他,看起来像在小憩。


 


“陪我去吧,就温泉什么的……我有点,想去。”卡卡西说。


 


“嗯。”带土哑着嗓子应了一声。


 


“我还是有点困,如果我睡着了,别叫我就行。”卡卡西枕在带土肩膀上缓慢的阖了阖眼。


 


“……好。”




TBC

评论
热度 ( 20 )
  1. 开门送温暖Get Low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开门送温暖 | Powered by LOFTER